上葡京平台App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  >  学术成果  >  正文

黄超 刘畅:探求基于人类良知的视域融合——纪念詹姆斯·R·路易斯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3-01-08

 

 

 

作者简介:黄超,哲学博士,上葡京平台App研究员,上葡京平台App副院长,湖北省宗教理论政策研究基地常务副主任,武汉大学国际邪教问题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主要研究方向:宗教学原理、中世纪哲学、当代中国宗教问题等。 刘畅,上葡京平台App硕士研究生

文章来源:《科学与无神论》2022年第6期


2019 年 9 月 24 日,上葡京平台App举办外籍专家入职仪式,窦贤康校长亲自给路易斯颁发聘书。仪式结束以后,路易斯对窦贤康校长的讲话有些感慨,说窦校长是一个真正尊重人才、重视 人才的校长。在哲学学院里,与路易斯同时在岗的外籍专家有 11 位,路易斯非常享受这种国际化 的教学和研究氛围。熟悉路易斯的哲学学院师生都很喜欢这位白胡子老人,经常被他的直率、幽默 所感染。2022 年 10 月初,学院接到路易斯女儿妮可的消息,得知路易斯在经历了一次摔倒和之后的颅脑损伤后,于 10 月 4 日离世。骤闻噩耗,哲学学院师生无不感到震惊、沉痛。

詹姆斯·R·路易斯 ( James. R. Lewis,1949 - 2022) 是国际著名的宗教学家、新兴宗教运动 及另类宗教研究的权威学者,入职武汉大学之前在美国威斯康辛大学、挪威特罗姆斯大学担任教授。路易斯有过与其研究领域密切相关的 “三次背叛”的经历。第一次发生在路易斯的青年时期。 他曾经是 “健康、快乐、神圣基金会”( 一个新兴宗教组织) 的成员。但是后来他的幻想破灭,离开这个组织后,他公开了那段时间在该组织中的经历和所遭受的批评。第二次发生在他的重要研究 领域之一——山达基教。很长一段时间,路易斯的研究兴趣都集中在山达基教上,以至于他被批评 者定义为该组织的盟友。后来,路易斯对山达基教不喜欢的话题 ( 如自由区、创世神话等) 进行了 不留情面的报道,动摇了被定义为 “盟友”关系的评价。第三次则与中国的邪教组织 “法轮功” 有关。路易斯曾“法轮功”支持者,但是,“法轮功”组织对他和一名澳大利亚学者进行无休止的邮件骚扰,改变了他的看法。通过对 “法轮功”教义与李洪志及其成员言行的对照研究,他得出 结论: “法轮功”压制异议的做法与李洪志神秘的 “业力论”息息相关,其教义还鼓动练习者去主 动寻求受迫害和殉教,且 “法轮功”有着黑暗的、不为人知的、压制异议的粗暴手段。路易斯 因为此项研究而受到了多次攻击,并被 “法轮功”组织定义为带有偏见的批评者。其实,所谓 “三 次背叛”正是源于路易斯对人类良知、科学方法和学术自由的坚守。路易斯总是耐心规劝攻击他的 人,与其 “靠大嗓门来粗暴干涉他人”,不如对他的实质性研究进行有效回应。路易斯对山达基教、“法轮功”的无情揭露为他的学术方法、公正性和独立性提供了可信度,也证明他对不同的被研究 对象在学术上有着同等客观的态度、一致的道德标准。

人们可能会有一个疑问,为什么经历了 “两次背叛”的路易斯,还会在 “第三次背叛”前成 为 “法轮功”邪教的支持者? 路易斯非常坦率地分析了他的经历: 1999 年,“法轮功”占据了西方 媒体头版头条,当时研究 “法轮功”的学术文献少之又少,能够见到的报道都是一边倒地批判中国 政府。鉴于这种学术研究欠缺的情况,路易斯让 “法轮功”练习者在他的课堂上畅所欲言。他后来回忆道: “现在我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至少是被误导了。我帮了学生的倒忙,让他们只听到了一 面之辞。”我们不难发现,中西之间的意识形态与文化差异构成了路易斯形成对 “法轮功”客观 认知的最大障碍。

中西方学者对 “新兴宗教”、“邪教”等术语的理解与认知存在明显的文化差异。在中国文化 传统和现实的语境中,“邪教”不是一个神学概念,而是一个世俗、道德和法律层面的否定性术语, 其非法性、危险性和破坏性是不言自明和没有争议的。但是,在西方文化传统的话语体系中,我们 很难找到一个可以直接对应的语词来翻译汉语语境中的 “邪教”。通常在中英互译用来翻译 “邪 教”的 “cult”、“sect”等词,在西方语境中却具有强烈的神学意涵,通常用来指代宗教中的新兴 教派,并不必然包含汉语 “邪教”一词所表达的对个人和社会层面的危险性、破坏性等含义。正是 这种文化差异使西方学者在对 “法轮功”邪教的最初认知中一度产生较大偏差。路易斯回想自己最 初的立场,他感到,当时他将自己框入了 “西方人权”标准中,自以为正义凛然,还为 “法轮功” 人员提供了一个论坛。当时,路易斯甚至还抱怨中国学者和宣传部门,认为他们没有恰当地使用世 俗的措辞将 “法轮功”定性为 “危险的”,而话语过于集中在将其斥为 “邪恶的”和 “异端的”, 在英语中,这两个形容词均具有过于强烈的宗教含义,在对那些定性为危险的组织进行世俗分析 时,基本被排除使用。因此,路易斯认为中国学者对 “法轮功”的批评过于高调,有时还缺乏技 巧,因此容易受到西方学者的排斥。

令人欣慰的是,意识形态和文化差异并不会成为长久阻隔中西学者达成共识的鸿沟。虽然 “法 轮功”等邪教善于利用和放大中西文化差异的负面效应,但是,存在会自身澄明与显现,只要不同 文化背景的学者以开放、包容的心态去追溯本源,就可以通过看、听、说等多种途径达到 “视域融 合”,这种 “视域融合”不是绝对的完全相同,而是基于人类良知,包含各种异质性因素的融合, 是一种回到问题本身的“和而不同”。

在走向对 “法轮功”邪教认知的 “视域融合”过程中,路易斯反思了中西学者之间的三重理 解错位: 中国学者强调 “法轮功”的邪教本质,西方学者习惯将 “法轮功”问题归入人权范畴,而中西学者共同忽视了“法轮功”逼迫学员走在通向圆满的 “宇宙大战”途中。从某种意义上说,中西文化上的这种理解差异成为 “法轮功”走向极端的另一催化剂,西方学者初期对 “法轮功” 的支持很快收到了“回旋镖”效应。2015 年 3 月,一名“法轮功”练习者开始对路易斯的澳大利 亚同事进行长时间的邮件骚扰。这名练习者认为该学者在描述中国政府与 “法轮功”的冲突时,过 于批判 “法轮功”,要求这位学者撤下文章,威胁要搞臭她、她所在的大学以及登载该文的杂志,并称如果这位学者不能满足他的要求,他还会提起法律诉讼。 “法轮功”对学术自由和出版的攻引起了路易斯的警觉,作为一名杰出的新兴宗教研究学者,路易斯在参与回应的过程中觉察到一种 似曾相识的现象,除了与中国政府相关的网站 ( 许多外国媒体排斥这类网站) ,很难在别的地方找 到 “法轮功”的 “阴暗面”。多年的新兴宗教研究经历使路易斯敏锐地发现, “法轮功”近期对学 术出版的攻击,只是他们一直以来致力于试图消除外界不同声音的一部分,只要有人对他们稍有异 议、提出质疑,或是似乎和中国政府的观点类似,他们就认定这些报道和报道者是错的,必须住 嘴。于是,路易斯开始认真对待 “法轮功”鼓励 “殉教”的形而上学理论 ( 即 “迫害”是能量交 换的神秘理论) ,并研究这个类巫术的思维模式与 “法轮功”对异议的压制行为的内在关联。

在国际新兴宗教研究者中,相当一部分学者对邪教压制异议的行为心知肚明,但一般都选择明 哲保身的做法,小心避开。少数学者因为偶然发表了批评意见,很快就会遭到邪教组织的重点关 注,要么被长期骚扰,要么面临漫长昂贵的缠讼,个别学者甚至还遭到过严重的暴力攻击。长期以 来,一些邪教组织将其营造的寒蝉效应视为一种理所当然的政治正确,不允许异议者越雷池半步。 路易斯在被间接卷入与 “法轮功”邪教的冲突后,不信邪,不怕压,没有退缩半步,学者的良知抵 消了他所有的顾忌,他坚持以一名学者应有的方式客观、理性地投入研究工作,正如他回顾自己转向 “法轮功”研究的初心: “我考虑良久,感觉自己应该在互联网上放置一些信息,以供将来被法 轮功攻击的学者或记者参考。”

2015 年 10 月,作为西方著名新兴宗教研究学者,詹姆斯·R·路易斯没有爱惜自己的羽毛, 他以罕见的勇气,在中文凯风网发表研究论文 《法轮功欲从我身上摄取 “德”———李洪志的受迫害 与殉教的神秘教义是如何鼓动法轮功威胁学术自由的》,完成了他学术生涯中的 “第三次背叛”。路 易斯的文章得到了中国学术界的积极响应,我们高度认同路易斯强调的对邪教进行科学研究的立场 和方法,我们更加欣赏他突破意识形态和文化差异障碍的睿智与勇气。武汉大学国际邪教问题研究 中心主动跟路易斯取得联系,协商共同打造一个东西方学者友好对话的学术平台,路易斯没有丝毫 犹豫,欣然允诺,鼎立协助。2016 年,武汉大学国际邪教问题研究中心主办首届 “国际邪教研究 前沿问题学术研讨会”,与会的学者不仅有国内 20 余位邪教问题研究专家,同时还有来自美国、俄 罗斯、澳大利亚、韩国、斯里兰卡等国的 8 位在邪教研究领域极具影响力的学者。在此次会上,路 易斯以亲身经历揭露了 “法轮功”实施的媒体操纵和对学术批评者个人的恐吓和压制。与会学者以 科学的态度分析了历史上形形色色的邪教所制造的污蔑、恐吓和谣言,并提出了有针对性的建议。 例如, “法轮功”长期通过 “活摘器官”谣言诋毁中国政府和医务工作者,各国学者明确指出: 2016 年 8 月,国际器官移植大会在中国香港召开,中国在器官移植领域取得的成就得到了国际器官 移植协会的高度肯定,大量事实、数据都可以归谬和反驳 “法轮功”炮制的 “活摘器官”谣言。 此次会议破除了横亘在中西学者之间的一堵高墙,让邪教问题研究回归科学、理性的学术领域成为 各国学者的普遍共识,他们一致认为基于人类良知、科学精神的中西学者的 “视域融合”亟需加强。2017 年 12 月,第二届 “国际邪教问题研究学术论坛”在武汉召开,来自中国、美国、加拿 大、澳大利亚、意大利、吉尔吉斯斯坦、斯里兰卡等国在邪教研究领域具有重要影响的近 30 名学 者参加了论坛。中外学者从宗教学、心理学、哲学、新闻传播学、医学等不同角度集中讨论 “法轮 功”的邪教本质。路易斯作大会主旨发言,他坚持科学、客观的研究立场和方法,以 “追逐金钱”来描述“法轮功”的谣言产生和传播的利益机制。他追溯了 20 世纪 50 年代,美国中情局利用秘密 手段破坏与美国利益不一致的外国政府的各种做法,指出这一回顾有利于我们理解李洪志是美国政 府的工具这一观点。路易斯研究发现,2000 年,受美国政府资助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 ( NED) 的执行创始人之一、自由之家 ( Freedom House,由美国国会资助的另一个非政府组织) 董事会副 主席马克·帕默 ( Mark Palmer,曾担任美国外交官) 成立了一个新的政府支持的非政府组织——— “法轮功之友”( FoFG) 。通过 “法轮功之友”的年度税档案发现,“法轮功之友”给 “法轮功”媒 体和公关活动捐助了大量资金。第二届论坛的主题丰富多元,包括 “法轮功”的邪教形态演变、 “活摘”器官谣言、“神韵演出”和 “法轮功”媒体的伪装与欺骗性。中西学者的共同努力使邪教 的谎言、欺骗无所遁形。

上葡京平台App邀请路易斯作为共同主编创办英文期刊 《国际邪教问题研究》,该期刊努力 寻求中西学术界跨越意识形态和文化差异的 “视域融合”,旨在为国际邪教问题研究学术共同体提 供一个科学、理性的交流与对话平台。在路易斯孜孜不倦的努力下,该刊物于 2021 年正式创刊。

德不孤,必有邻。虽然受到 “法轮功”的持续抹黑和攻击,但是路易斯赢得了他的众多学术伙 伴的高度肯定和全力支持,一些著名的学术机构也表现出了应有的学术担当。2018 年,路易斯的 《法轮功: 属灵战争与殉教》( Falun Gong: Spiritual Warfare and Martyrdom) 一书在剑桥大学出版社 出版,该书突破西方意识形态在 “法轮功”学术研究中所造之藩篱,系统梳理和总结了中西方学者 关于 “法轮功”研究的最新成果,并对这些研究成果及大量一手资料进行开放性的研究。毫无疑 问,该书是国际学术界对 “法轮功”研究 “视域融合”的一个里程碑。2019 年,由路易斯作为共 同主编的 《蛊惑殉教: 邪教法轮功不为人知的一面》 ( Enlightened Martyrdom: The Hidden Side of Falun Gong) 一书经由英国春分出版社出版,其中凝聚了中西方 12 位学者关于 “法轮功”研究的 最新成果,也包括路易斯的两篇文章。2019 年 11 月,路易斯和黄超在 《牛津百科全书: 宗教》 ( the Oxford Research Encyclopedia of Religion) 栏目发表 《法轮功: 起源、发展与冲突》 ( Falun Gong: Origins,Growth,Conflict) 一文,此文于 2020 年 2 月入选牛津科研百科,标志着西方传统的 权威学术机构认同从科学的角度将 “法轮功”界定为极端邪教组织。毫不意外,上述学术机构都受 到了 “法轮功”邪教的长时间骚扰、恐吓。不过,“法轮功”的这些骚扰行为只不过为他们的邪教 本质增加了新的注脚。

与 “靠大嗓门来粗暴干涉他人”的人不同,路易斯是一个理性、温和的学者,在生活中,他总 是用十足的善意、平静的微笑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即使这些人是他的批评者。但是,在学术上, 路易斯始终坚守人类良知、科学方法和学术自由,面对压力绝不退让。路易斯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他的这种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和纪念。

Baidu
sogou